登录 加入
blog 欺骗陷阱。警惕一切欺骗的骗局。为了大家安全,不要轻易相信他人。

其实,在没有决定是否写这篇文章的之前,我还真的没有仔细的前去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先不说如果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我的身边人他们会给我怎样的反应,也不说我到底为什么决定要这样做。也许,就是因为我一刹那产生了古怪的念头。但是,既然我决定了,我就要在认真的程度上额外再加点仔细,不然,总感觉自己是那个被人骗了还替人家数钱的且被人当做不是例子的例子传了千遍万遍的傻子。

请你不要说我小气鬼,吝啬的如同铁公鸡,或者还有高老头那种一二三四。倘若我能从口袋里翻出一枚硬币,那么,我情愿亲手把它放在真正需要的人手里,也不愿看着别人打着虚假的旗号做不要脸的丑事。诚然,我可能说的太过于个人的片面之词,然而,我的片面也可以是被他人的全面强硬遮掩下的片面,也可以是我矛盾挣扎里的片面,当然也可以是我最终无奈的片面。

我的2元钱到底去哪了?

或许可以说一枚硬币的不翼而飞并不能掀起多大的风波,顶多不过是掉在地上溅起一粒尘土,也可以说如果遇到阴雨连绵的天气,甚至将悄无声息的销声匿迹,粉骨亦无声。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大家不是未曾听过。微小的东西也是具有原子弹的爆发力,只要它适时的借助合理的时机或力量。爆发,只是早晚的事!

2元钱多么?或许我这样问,你肯定鄙视我的可笑。是的,两元钱不多。今天的2元钱连一瓶海之言都买不到,运气好的话,最多也就尝一口康师傅纯净水,可也是假冒伪劣的东西。若是往前推了说,放到八九十年代,你有没有算过可以买多少东西。

我就给大家举一两个例子,也是我经历的例子。九几年,我还在念小学,一块橡皮2角钱,一支铅笔1角钱(顶端不带橡皮的那种)。还好,小学时的加减法我还是运用自如的。那么,2元钱可以买到10块橡皮擦和20支铅笔!如果换成玻璃弹珠的话也不止这个数。那个时候,1角钱可以买到5-6个弹珠,那么,2元钱的话就可以买到50-60个玻璃弹珠……不加入对比,许多人不会发现,其实,小的东西就怕多。只要一多,那就超越想象,不可收拾!

 

8角钱的团费和2元的爱心费,便成了这篇文章里,我要说的事。关于强制,关于爱心。过去或者昨天之前,它是我想都不曾想过要说的事,一如,它并不曾像不能说的秘密那样埋藏过我的心里。当然也是在我心里一直没有存在过的事,只不过今天喝多了,想借着酒意,吐吐。原来喝醉后的我,也有领导人的风范。

爱心,爱人之心,仁者爱人。爱心,本身便是为人的一种善良。也可以说是一个人的社会道德,再往高点说是为人的一种公德。爱心,是一种自觉,一种自我觉悟,一直爱人的情愫。一个人的与生俱来或者后天养成,暂时不论,毕竟,别人的决定,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或者借口强制性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难道人民不需要自由?你,也不需要自由!如果真是这样,您已经不用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篇文章上了。

 

强制性是否可以成为一种体制?如果说放在法律的实施上倒也是可以,如果放在道德或者行为的强制上也可以吗?我不敢说。强制性本身便含有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权利的特殊属性,强权的时代自有它的局限性,何况要让这种体制无止境的持续下去呢?心不甘情不愿的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给气,倘若一而再再而三,事情总归会产生质变,不是吗?

因此,直到我喝醉了酒,我在意志恍惚的时间空隙里,我才感觉自己被人赤裸裸的给骗了。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我才发觉,早在这之前我就遭遇了人生钱途的流放,我的好几个2元钱从我的手里心甘情愿的掏出来,最终却不翼而飞了。

我的2元钱不翼而飞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自然不觉得的这件事情的重要与否,那时的自己只是单纯的认为,它不过从我的口袋里逃离了出去,寻找它的人生重点和价值,尽管,它是被迫离开的我,也许那个时候它对我也有点不舍和留恋,毕竟远走高飞这件事也不容易,只是我没有在意。

我的2元钱到底去哪了?

我的2元钱不翼而飞了?它的不翼而飞并不是无处可寻,而是有特定的日期,虽说这个日期我比谁都清楚它的到来的重要性,可是,它离去的时候,给人的迷雾却是森林!因为我能清晰的判断我的8角钱的走向,我却不能定位一样属于我的2元钱。也就是我的爱心去了哪里?我的爱心去了哪里?难道说我的8角是钱而2元不是?它并没有像石子入海时的咕咚,也没有雨落屋檐的叮咚,当然也没有下课铃声的叮铃铃。而像流星划过天际的无影无形倒成了一种惯用的常态。

我的2元钱不翼而飞了?如果它是在我的手里不翼而飞的,或许我不会因此而悲愤,因为我能看着它划破天际的弧线露出的笑脸;如果它是在我的行动里到达了靠近价值的地方,我亦会欣慰的赞赏它的存在,像五六月绽放的花朵儿,美丽着人间天堂;如果它是在我的自觉中被人给骗了,我想我同样不会产生悲哀的念头,因为我把自己的价值与它合二为一,即使前方的路始终黑暗,不见黎明的曙光,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他人毫无关系,只可惜,一切都不是心有所属的……